首页 | 政协概况 | 政协动态 | 建言立论 | 委员风采 | 文件阅览 | 文化园地 | 下载专区 | 联系我们
 最新推荐
 最新热门

守望的父亲


作者:陈泽文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/4/3

 

题记:201845日,又是一年清明时,在区政协工作的我,又想起老父亲了,父亲陈振财在大河镇堰湾村当了几十年村干部。多想和父亲聊聊往事,父亲却远离我去了,再想依偎在父亲宽大而温暖的怀里,我的想法依然是美好的回忆。多么想念父亲呀!有时,想念父亲让我痛苦流涕,有时,思念父亲令我彻夜难眠,只好写就《守望的父亲》,以此怀念父亲和母亲

 

因家庭的困顿和学业的拼搏,忙忙乱乱地奔波在尘世中,我已经妤几年没回故乡了,几乎忘却了独自生活在故乡旧屋里的老父。

大学毕业后,我分配到共进乡工作,干起了计划生育专干这个天底下最难的差事,这也应了老父的心愿。我心里时刻铭记老父叮咛的三句话:平时工作要热心,群众要关心,对人民群众服好务、讲爱心。这是老父从事三十余年村干部留下的唯一财富,给予了他最疼爱的儿子----我。无论是我分配到共进乡工作,调到区卫计局工作,还是到区政协工作,都时刻提醒自己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而且我工作越来越起劲。但随着时间流失,我愈来愈思念我的老父亲。

前不久,家乡陈泽武哥哥写来一封信,说是父亲十分想念我,在村口路边守望的身躯一尊远古的老石碑……看到这里,我的泪水一下滚了出来。于是连忙乘着体假的时间,和妻子万菊、儿子陈长龙一起一刻不敢停留地往家里赶(妻子哪能理解我思念父亲的心情,有时也不免唠叨几句)

在村口的路边,落日的余辉中,父亲终于看到他风尘仆仆的儿子和儿媳、孙子,一家3口出现在回家的路上,他慢慢地站了起来,搓着那双粗糙的满是老茧的大手,嘿嘿地憨笑着,那承担起全家生活重担的背,佝偻着象一张远古时期的老弓……

吃过年迈母亲做的简单的晚饭,聊过一阵子平平常常的家常,窗外夜风起处,虫鸣渐稀了。

我打了个长长的呵欠说:“爸,咱睡吧。”“爸爱打鼾,怕吵你睡觉,我找人搭铺去”父亲歉意地轻轻说道。

随后,父亲轻轻地关了门,脚步声浙渐消失在深夜里,似乎回荡在大山深处……

我跳上了那张自己睡了十几年,破旧、宽大而又温暖的有着边沿的旧式木床,望着将要倒棹的旧墙,回忆着孩提时代,冬天时,父亲曾用他那宽大厚实的身躯温暖着我那瘦弱的身体……我渐渐地进入梦乡,又被父亲的咳嗽声唤醒。

虽然是夏,深山夜里,我发现父亲坐在火炉旁边打着盹儿,眼睛熬得红肿红肿,还有冻得打着寒颤的背影……

父亲又咳嗽得历害,而且越来越喘不上气来,那是当了几十年村干部留下的老毛病。一会儿父亲轻轻来到床边,又轻轻地给我盖上被角,生怕我冻着。我感到父亲的手轻轻地摸着我的脸,当那粗糙而温暖的手在我脸上柔柔划过时,我的鼻子一酸,淌出了泪水,那泪水带着余温从我脸颊上滑过,流到耳根和我的脖子上。父亲的手猛地一抖,替我抹去泪水,叹了一声说:“鸡都叫了,睡吧。天亮了,你还赶车到城里上班呢!”

我哽咽着应道:“爸,你也睡吧!”

这时候,母亲起床了,在床对面矮矮的土灶上给我做早饭,浑浊的煤油灯光与柴火交映着母亲飘纷的缕缕白发,生我养我的父母哟……

 


相关链接

市政协秘书长李云健到村调研脱贫攻坚工作
2018年社情民意反映第七期
2018年社情民意反映第六期
2018年社情民意反映第五期
2018年社情民意反映第四期

安康市政协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:陕ICP备05010534号
安康市电子政务办公室制作
联系电话:0915-3280600 电子邮箱:wangping1977@tom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