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政协概况 | 政协动态 | 建言立论 | 委员风采 | 文件阅览 | 文化园地 | 下载专区 | 联系我们
 最新推荐
 最新热门

关于新农村建设中乡风民俗问题的调研报告


作者:市政协文…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7/17

近年来,安康经济社会加快发展,脱贫攻坚节节向前,全市上下正凝心聚力,砥砺奋进在追赶超越、绿色崛起的征程中,思变求进、勤劳致富成为安康发出的最强音,全市乡风民俗主流是清朗健康的。但是,随着农村社会的加速演进、多元文化交织和外部环境的综合影响,一些地方的不良风气有所抬头,有的呈现愈演愈烈之势。面对新阶段新要求,迫切需要把低俗陋习刹下去,让文明乡风树起来。从4月开始,我们组织部分政协委员和相关部门负责人,采取外出学习,市内调研、上下联动的方式,对新农村建设中的乡风民俗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。现将情况报告如下:

一、主要问题

从调研情况看,目前我市农村不同区域出现的不良风气,其表现形式和程度有所差异,较为普遍和突出的主要有以下“四股歪风”:

第一,人情攀比之风日渐盛行。

一是名目增多。在安康,一般把婚丧嫁娶和其它事宜统称为“过事”。除婚丧外,乔迁、生日、升学、参军、开业、满月、生病探视等花样频出,均要操办。汉滨区双龙镇某社区外出务工的人多、外来入住的户多,冬腊月集中过事不断,有的“整酒挣回报,无事找事办”,同一户主新房一层封顶要过事、二层完工也要过事。某一农民借了别人一辆路虎车,对外声称说是自己买了一辆新车,随即放鞭炮、办酒席。二是礼金上涨。凡过事,必收礼,也叫“份子钱”,人情往来变味异化成为钱财往来。目前农村份子钱已由过去的三五十涨到百元起步,三五百普遍,千元以上也有,有些地方农户家庭年平均送礼三十余次,年礼金支出万元左右。据紫阳县调查,年户均送礼数34次,最多达110次,年送礼支出3万元以上占17%、1—3万元占78%、1万元以内占5%。镇坪县曙坪镇桃园村在2017年2月底以前,一般农户每年送礼支出1.5万至3万元,贫困户、低保户借债送礼支出5000元至8000元左右。双龙镇某村支书、村主任2016年送出礼金分别为3万元和6万元,二人唉声叹气地说“我们村干部报酬每年2.4万元,辛苦一年还不够送礼钱”;该村副主任张某说“去年他送礼5万元,其中有一天送礼24家,忙到半夜,回家吃了一碗酸菜面”;该村贫困户王某,去年在信用社贷款2万元,过年花销了1万元、送礼1万元,他面带苦涩地说“我们农民低头不见抬头见,没钱借钱也得送,只有开春又去打工还”。三是炫富浪费。在农村一些地方,婚丧嫁娶一般要“四比”即:比放炮、比抽烟、比喝酒、比菜品,有些尚未脱贫的人家也“打肿脸充胖子”,掏空家底甚至借钱来“撑面子”。汉滨区问卷调查显示,50.5%的认为人情攀比风太盛;47.7%的人表示,不想参加又不得不参与。早阳镇政府周边,婚丧嫁娶、开业庆典仅放鞭炮少则三五万,多则七八万,相互斗响比长、暗自较劲。汉阴、白河、宁陕等农村山区,结婚彩礼一般都在5至10万元,迎亲车辆少则五六辆、多则十余辆,还要花钱请婚庆公司主持、表演节目、搭过街彩门。尤其是请客者大事小事都要办宴席,而每桌费用上涨到几百元甚至千元以上,大部分菜品实际被倒掉,浪费现象十分严重。凡此种种,不一而足,既苦了自己,又累及他人,因此致贫、返贫和引发事端的案例时有发生,广大群众对此深恶痛绝。

第二,坐等争要之风蔓延滋长。

近些年来,在落实国家强农富民政策的过程中,由于配套的制约机制缺失,加之有些地方的优亲厚友,造成了“上面的钱是白给的”惯性导向,滋生了好逸恶劳、投机钻营的不良心理,先由坐等政府救济、再到争要低保政策,再到争当贫困户的现象,在一些地方有所蔓延。一些群众气愤地说“现在的好政策养了一批懒人”。宁陕县太山庙镇龙凤村、汉滨区双龙镇谢坪村、旬阳县铜钱关镇天宝寨村,目前大龄未婚的单身汉分别有80、70、60多个,村组干部反映,除居住条件差等客观因素外,也有部分是游手好闲、喝酒打牌造成的。旬阳县棕溪镇某村一位农民,三级残疾,丈夫患慢性病,两个子女在上学。镇政府通过低保、贫困学生补助、临时救助等办法给予帮扶,但马某仍多次缠闹,张口就向政府要130万元,虽然通过道德评议会,她放弃了无理要求,但由此也可见一斑。

第三,忤逆不孝之风有所反弹。

全市常年外出务工达50多万人,伴随而来的农村“三留守”难题至今尚未得到有效破解,尤其是留守老人的赡养问题愈加突出,打工人员长期不管不顾家中老人的现象越来越多,有的子女对老人赡养相互推诿扯皮、引发纠纷;有的子女图安逸、求享受,而家中老人还在为了生计起早贪黑干农活;有的子女把老人的“一折通”据为己有,坐收养老保险、高龄补贴;更有甚者采取拆分户口的办法,让老人当五保、吃低保,或者挤进贫困户,把难题矛盾推向政府。

第四,赌博迷信之风屡见不鲜。

现在到农村,无论是集镇还是村庄,麻将桌随处可见。白河县目前已登记注册的棋牌室就有198家,未登记注册的家庭棋牌室不计其数。汉滨区吉河镇某村一个百余户的小社区,麻将馆就有3家。虽然大多数不以赢利为目的,但“玩钱”越来越大,从几元到几百元,个别地方白天黑夜连入牌场,留守、陪读的家庭妇女成了参赌的“主力”,“早上广场舞、下午159”是她们一天的生活写照。尤其是农闲和春节期间“扎堆”打牌赌博的现象更为突出,有的“外出挣一年,春节就输完”。因赌致贫、引发矛盾纠纷甚至悲剧的事例时有发生。今年3月下旬,岚皋县就又有一人因赌负债,债主逼债而服毒自尽。此外,有的农村山区“遇事看日子、看风水、算一卦”等迷信色彩亦然较浓,有的甚至修庙宇供神灵,特别是家庭老人去世,听信于算命先生,既要做道场又要择日子,致使丧事没简化,越办越复杂。

二、透析根源

上述各种歪风,既有其历史性、地域性,也有时代性,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,大体可归结以下主要原因:

1、多元文化基因衍生。无论是优序良俗还是陋风流弊,本质上都是一种文化现象,孕育于民间、遵循于乡里。安康是一个移民地区,文化习俗差异明显,在长期交往和融合中,逐渐形成了热情、淳朴、坚毅、包容的优良民风,同时也明显衍生出了虚荣攀比、安逸好闲、重说轻干等不良劣根。比如,农村红白喜事奢办背后的动因就是虚荣心理作祟,把“脸面”看得过重,一些农村群众认为,自己过事铺张一点,说明人缘好、势力大;别人过事多送一点,既显示身份又抬高关系,有关系就好办事。一些村组干部反映,那家过事都得去,不去得罪人,去了就随礼,一个村一百多户,一年至少就得四、五万元人情费。

2、农民教育活动弱化。随着农村青壮年劳力的持续外出和村级规模的不断并大,如何把分散的农民组织起来,如何使农民能够及时受到正面教育,成为当前农村工作面临的一大难题。一些基层干部和群众反映,现在是干部的会越来越多了,农民的会越来越少了;面对干部的教育活动越来越多了,面对农民的教育活动越来越少了。据调查,有的村常年很难召开一次村民大会,村民常年也很难见到一次村组干部。对农民的教育引导不及时、不经常、不广泛,久而久之,一些不良风气就会蔓延滋长。

3、文化阵地效能低下。我们所到的山东省东营市、莱芜市、淄博市、济宁市的一些村庄,村村可见村规民约墙、家规家训墙、好人好事榜、移风易俗宣传公示栏、百姓大舞台,有的还有村史馆、村民食堂、公共祠堂等,村容村貌整洁有序,文明新风馨香扑面。目前我市公共财力有限,村组集体经济大多都是“空壳”,农村文化设施仍显薄弱,虽然有的村建有活动广场,增设图书阅览室和健身器材,但因没有落实人员、经费和制度,很少有人“光顾”,逐渐失去功能,形同摆设,依托文化阵地、传播社会正能量的氛围有待强化。

4、就地就业门路狭窄。经济发展水平决定文明进步程度,文明进步程度反作用于经济发展水平。相对而言,发展不足仍然是安康现阶段的最大市情,主要源于主导产业不大不强,市场主体不活不旺,适应不同人群的就业门路较少。尤其是伴随陕南移民搬迁工程的纵深推进,同步解决稳定就业的矛盾也日益凸显,平利、白河等县的“社区工厂”模式还是星星之火,外出打工仍然是农民的第一选择,留守的老人、妇女,要么在家看门,要么在校陪读。农产品加工业、家庭手工业等缺乏龙头带动,就业门路窄,增收水平低,无事即“生非”。假若人人手头有活干、忙起来,无疑也会避免或减少一些不良风气的产生和盛行。

5、乡村社会治理缺位。一方面,基层组织建设尚未形成抓乡风文明的问题导向,部分基层干部也认为乡风文明建设是软的、虚的,做起来难度大、见效慢,不出显绩,习以为常,放任自流,甚至有的村组干部借此搞“微腐败”。另一方面,村民自治作用未能充分发挥,农民自我服务、自我管理的有效办法尚未真正破题。调研发现,个别村和社区制定的村规民约、成立的红白理事会,也仅是“写在纸上、挂在墙上”,大多流于形式,效果不尽人意。

三、治理建议

市委已制订出台了《关于大力推进新民风建设的实施意见》和七个《实施方案》,这是对基层社会治理体系的统筹谋划,体现整个社会文明程度的全面提升,意义重大而深远。这是一场破旧立新、触及灵魂的思想大洗礼,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。综合考虑我市当前面临的追赶超越紧迫任务和脱贫攻坚头等大事,根据调研掌握的情况,学习借鉴外地经验,从先治标、后治本和基层易操作、眼下能见效的角度,再提以下建议:

(一)进一步强化各级党委对新民风建设的组织领导

目前我市的民风问题,已经直接冲击着广大农民的切身利益,也直接弱减着农村的产业发展、基础建设和脱贫攻坚成效,不是可抓可不抓或似抓非抓的问题,而是已经到了必须立即抓、下重拳的时候。各级党委应进一步强化思想认识,提高政治站位,牢固树立抓民风就是抓发展、抓稳定的理念,将新民风建设纳入党的建设、精神文明建设、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,同安排、同督查、同考核,尤其要作为扶贫先扶志的有效载体,下功夫激发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。建议市委每半年听取一次新民风建设的专题汇报,研究解决工作推进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,充实配强市、县(区)新民风建设日常工作机构和人员,保证必要工作条件。每年召开一次规模较大、规格较高的现场推进会,持续给力、步步深入。特别是要以解决基层最现实、最紧迫的问题来夯实农村基层党建工作,用解决问题的实际成效来衡量基层党组织的能力水平。把民风建设作为村级“两委”班子的重要工作职责,纳入目标责任考核,与工资报酬相挂钩,让其牢牢扛在肩上,承担主体责任。村看村、户看户,群众看的是干部;村干部说话,既替主家又替大家。只要村干部既能当好表率、作出样子,又能扯破情面、敢抓敢管,歪风就会逐渐刹下去,正气就会逐渐树起来。同时,我市农村山区农民居住沟沟岔岔,加之几经撤村并村,虽然村组人口总数不算太多,但区域面积较大,有的村过去就是一个小乡,农民日常人情交往走动实际仍然主要局限在过去村民小组(生产队)的范围,这就要求把组长选好、用好,适当提高组长补贴,让其真正发挥作用。

(二)把遏制人情攀比风作为突破口

目前显露出的各种低俗歪风,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相互串在一起的,其中人情攀比风起着催化作用。频繁“过事”,直接助长了高价礼金、攀比炫富、铺张浪费、低俗恶搞之风,同时也为打牌赌博、酗酒滋事、封建迷信等提供了机会和平台,形成恶性循环。卸下人情大山,减轻农民经济和精神双负担,早已成为广大群众的普遍心声。从形成新民风大处着眼,从人情攀比风小处着手,以此为突破口,铲除其它不良风气的生存土壤,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重点抓两条:一是把修订村规民约作为先手棋。狠刹人情攀比风,既要有行政引导营造“软环境”,更要有村民自治制定“硬杠杠”,让“硬杠杠”管住“穷讲究”。要坚持“因村制宜、尊重传统、破立并举、一村一策”的原则,把握民俗与低俗、传承与创新、治标与治本、干部与群众等四种关系,明确要求除婚丧嫁娶可以操办外,其它名目一律不得办酒席、收礼金,重点对婚丧嫁娶操办的规模、流程、礼金限额、酒席桌数和档次、烟酒规格等作出明确规定,大幅度缩减费用支出和随礼数额,体现“婚事新办、丧事简办、喜事从俭”的新民风。要把制订村规民约的过程作为思想发动、形成共识的过程,组织开好村民大会,广泛征求群众意见,不得由村干部包办代替。村规民约一经制订,即发各户,并一户不漏签字承诺。以村为单位,统一执行时间,消除“究竟从谁家开始”的难题。二是村村成立红白理事会。在村党支部的主导下,组织群众把德高望重、办事公道、热心公益、组织能力较强的老党员、老干部、道德模范、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、产业大户等乡村贤达选进红白理事会,作为承办婚丧嫁娶的群众性服务组织,而不是以赚钱为目的的盈利组织,制定履职章程,明确人员分工,接受村监委会监督。建议从相应渠道为其预算一定办公经费,鼓励支持有条件的村,逐步改造或新建必要的公共服务设施。

(三)全面推广旬阳县道德评议作法。

无论是人情攀比还是其他低俗陋习,总体属道德范畴。旬阳县探索创新的“说、论、亮”道德评议做法,是德治理念在村民自治中的有益尝试,能够有效破解在基层社会治理中法律手段够不上、行政措施难凑效、说服教育显得软的难题,具有普遍的推广意义,各县(区)都要认真学习借鉴,将其作为村规民约的保障措施和惩戒手段,进而完善提升为新民风建设的安康模式。在严格执行道德评议程序的前提下,各村在显要位置设立新民风“红黑榜”,对善行义举、新风正气的上“红榜”,予以颂扬,让群众学群众;对违反村规民约的失德失范现象上“黑榜”,予以曝光,接受群众评议。在方法上,必须坚持在镇、村党组织的领导下进行,尤其要注意会前做好当事人的思想工作,会中杜绝恶意人身攻击,避免激化矛盾酿成事件。同时,建议各县区探索建立道德诚信平台,并制定出台配套的激励惩戒制度。比如,对县域内进入善行义举榜的,实行其子女入托全免费等奖励措施,体现好人有好报;对各村进入“黑榜”经帮扶劝教仍不改正、影响恶劣的,纳入县区道德诚信平台,对其评优树模、有关奖补项目、信贷等方面予以限制,体现违规受惩戒。

(四)形成铺天盖地的宣传氛围。

建议市委宣传部制定一个新民风建设宣传方案,编印一册通俗易懂、便于记忆的简明读本,利用各级各类媒体和各类宣传阵地,组织抓好新闻联动,通过公益广告、宣传墙、提示牌、宣传单和专题节目、文艺演出等灵活多样方式,大张旗鼓的宣传新民风建设中的好经验、好做法,对大操大办、铺张浪费、好逸恶劳、赌博迷信、忤逆不孝等行为和现象,及时进行晾晒曝光。宣传工作关键要推进到村、覆盖到户,确保村不漏组、组不漏户,家喻户晓、人人皆知,让广大农民在浓厚的舆论氛围中耳濡目染、潜移默化,实现自我教育、自我提高。同时,要加大弘扬好家风、好家训的力度,深入宣传汉阴沈氏家训、白河黄氏家训、岚皋杜氏家规,积极挖掘各村各组优良传统文化,鼓励引导群众立家规、传家训、扬家风,让好家风支撑起好村风、好民风。

(五)切实发挥典型示范作用。

手中有典型,胸中有全局。不良民风不是一日形成,根本好转也不是一日之功,必须抓点示范,带动全盘。每个镇先选择一个条件较好的村开展试点,年底前达到“十有”要求,即:一套村规民约、一个红白理事会、一个道德评议委员会、一支乡贤文化活动骨干队伍、一个红白喜事公示栏、一个善行义举榜、一面家规家训文化墙、一个广播室、一个文化活动广场、一处公益性墓地。宣传、民政等部门,力争今年年底前就道德评议、红白理事会等专题,对试点村干部进行一次业务培训,并加强对点上的巡回督查指导。明年初召开全市现场观摩点评会议,以此进入全面推进阶段。同时,建议聘请一批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作为新民风建设义务监督员。


相关链接

关于推进生态健康养老产业示范市建设情况的协商报告
民盟安康市委邀请专家在陕西省安康监狱开展“以德养心
汉阴政协“四个聚力”决战脱贫攻坚
汉阴县政协“聚焦摘帽”为“两率两度”鼓与呼
石泉县政协全面推行党员积分制

安康市政协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:陕ICP备05010534号
安康市电子政务办公室制作
联系电话:0915-3280600 电子邮箱:wangping1977@tom.com